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同事帮忙生孩子

同事帮忙生孩子 - 同事帮忙生孩子


德蓝今年29岁,已婚,有两个小孩,是我以前台北公司的同事,私底下的
感情就如同兄妹般。她老公阿义是某公司的建厂工程师,由于工作时常要随工地
跑,所以只能一个星期回家一次。

  而我在离开公司后仍与德蓝经常保持联繫,只因她老公有时候回家都会带一
些盗版院线片DVD,只要累积五、六部电影的DVD,德蓝就会通知我前去取
片,以前到她家时偶而会遇到阿义,就跟阿义聊聊近况,抽完一根菸,取了片子
就走了。

  今年夏天很热,适逢星期六,下午五点,我一个人在家看电视,手机铃声响
起:「阿文,我是德蓝,有没有时间过来拿片呀?」

  「喔,好啊!」本来天气热到不想出门,想说电视也看腻了,就骑着机车到
德蓝家。一按电玲,来开门的是阿义。

  「阿义,回来啦?我来拿片。」我说。

  「阿文,你来了?我新竹工地有点事要处理,你自己拿吧!」阿义说完就匆
忙出门了。

  一进到屋里,德蓝拿了片子给我,我挑了三部动作片后就坐下来与德蓝聊聊
近况。聊到七点多起身要走,德蓝就说:「阿文哥,吃完饭再走吧,饭都煮了,
阿义又出门工作,吃不完也很浪费。」我想一想,好吧!

  德蓝的手艺很好,煮的汤很好喝,整锅的汤几乎被我喝光。因为汤喝太多,
所以尿意涌现,就急忙跑到厕所小解,上完厕所洗手时,发现德蓝洗好的蓝色奶
罩及三角裤晾在厕所内,让我一下脑袋浮现无限幻想,下体不自觉的硬了起来。

  我伸手取下德蓝的内裤,放在鼻子猛吸,这下使得我的阴茎更硬了,我随手
解开裤子拉鍊,把德蓝的内裤罩在我的龟头上前后搓弄,幻想着德蓝的阴部与我
结为一体。在搓弄了几分钟后,精液就发洩在德蓝的内裤上。

  在发射的同时,德蓝敲了敲厕所的门:「怎幺这幺久,吃坏肚子?」
我一紧张,来不及清洗德蓝的内裤,就把内裤挂回去,开了门就走出去,对德蓝
说:「妳也要上厕所吗?」

  「对啊!」德蓝进了厕所,放下马桶盖就开始洩洪。德蓝还未起身就看见她
的内裤怎幺在滴着水?昨晚才晾的,应该已经乾了才对呀!于是起身取下内裤一
看,怎幺有些黏稠的液体在上面?凑近鼻子闻了闻,发现是男人精液的味道,这
才知道我刚才在厕所所做的坏事。

  德蓝不动声色的走出厕所,看到我一个人正在看电视,走过来坐在我身旁若
无其事的说:「阿文哥年纪也不小了,该讨个老婆了吧!」

  我说:「是有在想,可是没对像呀!」

  德蓝:「那你一定憋得很难过喔!」

  我说:「憋什幺?」

  德蓝:「性生活呀!」

  我说:「我并不在意那件事。」

  德蓝:「真的吗?」

  我说:「当然!」

  德蓝拿出沾满我的精液的内裤对着我说:「那这件事该如何解释呢?」我一
时哑口无言,不知所措,接着她说:「阿文哥,我们虽不是亲兄妹,但是情同兄
妹,我也很关心你,你这样憋着身体是会出毛病的。」

  我说:「我……」

  德蓝的手慢慢伸向我的胯下,轻抚我的下体:「阿文哥,手淫和做爱是不一
样的,我就让你体验一下吧!」

  我坐在沙发上,德蓝起身走到我面前蹲下,解开裤头拉下裤子,我的阴茎跳
了出来,她一手握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了几下后就往嘴里送。结过婚的德蓝手法
很熟练,从德蓝的嘴里不断传出「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」的声音,她的舌头在我
的龟头打洞,又一口含住我的阴茎边上下套弄边吸,左手抚弄着我的睪丸,我因
为太舒服了,嘴里哼出声来。

  德蓝的动作越来越快,我腰间感觉一股微酸,我说:「德蓝,我……快受不
了了……」德蓝并不理会我,不断地套弄着,我也已经忍受不住,一股股精液往
她嘴里发射,德蓝照单全收的嚥下了我的精液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,舒服吗?」

  我说:「德蓝,很……舒服,很舒服……」我喘着气回答。

  德蓝:「走,到浴室我帮你清理一下。」

  德蓝在客厅背着我脱下裙子和衣服,解下奶罩及内裤,蛇腰肥臀令人血脉贲
张,我看到此一情景也把自己脱个精光,与她相偕走进浴室。我们各自在身上抹
了香皂,德蓝靠了过来,用一双纤细的玉手往我身上轻轻搓洗,最后双手移到胯
下,不断搓洗我的阴茎,我的阴茎在她的挑逗下又硬了起来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,你一定很久没做这档事了,刚刚射了那幺多,一下又马上
硬起来。」

  我说:「德蓝,我没想到过能跟你做爱,我真是太兴奋了!」我的双手也没
闲着,一手抓着德蓝36C的奶子搓揉,一手伸向德蓝的阴穴,中指压在阴户上
不断地搓揉,德蓝开始呻吟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阿文哥……我好痒……好
难受喔……喔……」

  德蓝的淫水不断涌出,和着香皂的泡沫,我的手指一下就滑进阴道内。手指
在一阵进出搓弄后,德蓝的淫声越来越大声: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阿文哥……
快……我要……快点……」

  我的阴茎也在她的玉手抚弄之下涨到顶点,我将德蓝转身,让她双手扶在浴
缸边,臀部翘起,我手握阴茎让龟头在阴唇上不断摩擦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,快……大鸡巴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插进来……」我还来不及
作出反应,德蓝已一手抓住我的阴茎往她的阴穴里送,此时我扶着她的肥臀也抽
送起来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……喔……好硬……好长啊……」

  我说:「德蓝,如何,阿文哥的技术可以吗?」

  德蓝:「好棒啊……好棒的阿文哥……好棒的鸡巴哟……嗯……」

  就在抽插十多分钟后,我感觉又要射出来了,德蓝感觉到我的阴茎又涨大许
多,她知道我快发射了,德蓝说:「阿文哥,不能射在里面,今天是危险期……
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说:「德蓝……好舒服呀……快不行了……」

  德蓝:「哥呀,射在外面……别……射在里面……会怀孕的……喔……」

  此时我已无法控製,身体不断地前后摆动,在阴茎快速的抽插下,德蓝的阴
精不断涌出,浇注到我的龟头上,我也阳关一鬆,热烫的精液不断往德蓝的子宫
里送,烫得德蓝脑袋一阵酥麻,上半身滑进浴缸,我也累得趴在她背上喘气。

  休息一阵子以后,我拔出已软掉的老二,白色的精液随着老二的拔出而流出
来,德蓝生气的说:「不是叫你别射在里面吗,如果怀孕了可怎幺办?」

  我说:「对不起啦!我一时无法控製,所以……」

  德蓝看我一副可怜样,就说:「算了,你长得跟我老公也有点像,就算有了
你的小孩,他应该分辨不出来的。」

  我说:「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常来找妳嘿咻呀?」

  德蓝低着头羞涩的说:「你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……可以啦!」

  过了一星期后我在台中找了个工作,便一直待在台中。有一天德蓝打电话给
我说阿义的公司派他到大陆建厂,要两个月才能回来,她打算向公司请年假七天
到台中找我,小孩便託她婆婆照顾,跟她婆婆说要跟公司女同事去垦丁旅游,就
这样德蓝来了台中我的租屋处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,住得不错喔!」

  我说:「还好啦!我……一直想着妳呢!」

  德蓝:「真的呀?那……你要怎样呢?」

  我迫不及待地抱住德蓝,亲吻着她的香唇,她也伸出香舌到我嘴里,我含着
她的舌头轻轻吸吮。德蓝的玉手不断抚弄我的下体,下体经她一阵抚弄已经硬起
来,我也将她的上衣解开,双手往她背后解开奶罩的釦子,再把裙子拉鍊拉下,
一下子德蓝那丰满窈窕的身体又呈现在我的眼前。

  我赶紧脱去自己的衣物,光溜溜的站在她面前,阴茎硬梆梆的矗立着,德蓝
马上蹲了下来握住我的阴茎:「阿文哥,你要好好对我喔!」

  我说:「德蓝,我的好妹子,我一定不会辜负妳的。」双手便扶着她的头前
后的动了起来,阴茎在她热呼呼的口中不断地进出,德蓝不断地猛吸,差一点我
就提前结束了。

  我温柔地扶着德蓝起来抱她上床,将她的双腿撑开跨在我的大腿上,双手握
住双乳不断爱抚,我的老二则硬挺挺的在洞口磨来磨去。

  德蓝:「阿文哥,嗯……嗯……别逗我了……我受……不了……」

  我说:「德蓝,做我的老婆好吗?我们是没名份的夫妻喔!」

  德蓝:「嗯,好……都依你,快点插进来吧!」

  我扶着老二在阴穴口上下磨了磨后,慢慢地把阴茎往德蓝的秘穴里送。

  德蓝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

  就这样抽插了近百下,德蓝蜜穴里的爱液不断涌出,使得阴茎感觉又烫又滑
又被吸,让我又要败下阵来。

  我说:「德蓝,我快不行了,快射出来了……」

  德蓝:「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我要你……天天要你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说:「德蓝,可以射在里面吧?为我生一个孩子吧!」

  德蓝:「好老公,射进来吧,快射进来呀!妹妹……愿意为哥哥生个孩子,
射呀……射……」

  就这样,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不断地灌入德蓝的子宫……我随后趴在德蓝的身
上,压住她那柔软的乳房,许久之后我们就到浴室沖洗。之后的六天真是我最幸
福的日子。

  就这样,在与德蓝持续发生肉体关係半年后,在没戴保险套的性生活中德蓝
怀孕了,我问她:「孩子是谁的呀?」她说:「当然是你的,你快做爸爸了!」
我高兴的抱着德蓝热吻。

  几个月后小孩生出来了,是女孩,长得像德蓝,我为了尽父亲的责任,可又
不能让阿义知道,乾脆认了小婴儿为乾女儿。